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认知心理  >   治疗方法  >    内容

贝克的认知治疗法二

作者:GERALD.COREY著李茂兴译|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10-07-09

  未来发展

  构成主义的溶入是认知治疗法的一项趋势

  近年来,认知治疗法逐渐强调当事人的主观架构与解释,认为比对于错误的信念的客观看法重要。这种构成主义(constructivism)的观点强调,人类在思想上有创造力与想像力发挥的空间,因此把焦点放在当事人的真实面目上,而不去论这一面是否正确或合乎理性(Weishaar,1993)。这种观点的优点之一是,咨询员不会将不自己的价值观强加在当事人身上。林德斯理(Lindsle,1994)强调,咨询员可以借助让当事人同时看清楚某一情况中“好的一面”与“坏的一面”,来鼓励他们重新思考自己的绝对性判断。借助使用构成主义的观点,咨询员一方面能够使当事人去修正自己那些痛苦的信念、价值观,以及对事情的解释,另一方面又不会把个人的价值体系与对事物的解释强迫当事人接受。

  构成主义观点所提供的哲学基础,使治疗的工作超越了仅止于使用这一套技术。在构成主义的理论核心中,认为人们能够从他们的的经验世界中找到意义性。因此,在导致改变的过程中,咨询员能促进,而不是引导。跟认知治疗法一样,构成主义取向的从业人员会以协同合作的方式协助当事人建构一致与更丰富的生活(Neimeyer,1993a)。

  因为构成主义哲学对于了解人们的认知改变,提供了一个坚实的架构,因此显示出能成为整合各分歧的治疗学派的一股力量(Neimeyer,1993b;Neimeyer&Lyddon,1993)。目前构成主义已经开始渗透到许多当代心理学的领域,其中家庭治疗所受的影响相当大。

  贡献与不足

  贝克的认知治疗法的贡献

  贝克的主要观念与艾里斯非常相类似,虽然治疗技术有一些不同。在处理焦虑、恐怖和抑郁症上,贝克做了拓荒性的努力。他发展了特定的认知处理程序,能有效地挑战当事人的假定和信念,并能提供新的认知以导致乐观及改变行为,在关于贝克认知治疗法的一篇实证文献中,哈加和载维森(Haaga & Davison,1986)在结论中指出:贝克的认知治疗法对沮丧和绝望的处理效果,至少在治疗后可维持一年。此外,还有许多实验支持本法对于沮丧的当事人有治疗效果。

  伟侠(Weishaar,1993)指出,当贝克发展出认知治疗法时,正好成为沟通精神分析治疗法与行为治疗法的一座桥梁。认知治疗法提供一种有结构、有重点,以及积极主动的治疗取向,焦点放在当事人的内心世界。并且,根据伟侠的说法,贝克已经成功地示范出一种以现在为核心及以问题为导向的结构性治疗法,可以在相当短的时间内有效地治疗抑郁与焦虑。

  认知治疗法的贡献之一是,它一开始就把焦点放在发展出一套要领性的工具作为了解当事人如何看待其世界的方法。因此,认知治疗法跟阿德勒学派、存在主义治疗法、个人中心治疗法,以及完形治疗法都同样的现象学哲学观。根据伟侠(1993)指出,贝克在理论上的主要贡献之一是,将个人的经验带到能进行科学探讨的领域。

  对于认知治疗法目前与未来的趋势,贝克(1993)指出本法适用于各种心理障碍,例如,慢性疼痛、社交恐怖、爱滋病的相关困扰、罪恶感、以及羞耻感。在评价本疗法的价值性方面,贝克在书中指出:我认为,借助发展出一致、可测试的人格理论、精神病理学理论、与导致改变的治疗理论;一套能够传授与测试的治疗原理、策略、与技术;以及大量支持理论与理论功效的临床实证资料,认知治疗法已经通过心理治疗法的种种考验“p.1994”。

  贝克并指出,认知治疗法在发展初期即遭遇精神分析治疗法与行为治疗法这两大巨人的挑战,如今则成为较流行的疗法之一。他说“此时认知治疗法不再是毫无经验的雏鸟,并已证明自己能振翅高飞。至于能飞得多高多远,则须拭目以待”(p.374)。

  对贝克认知治疗法的批评

  认知治疗法受到的批评包括:过于强调正面思考的力量、太肤浅与简化、忽视当事人的过去的重要性、过于技术导向、不重视治疗关系,只针对减少症状,并未探索造成困扰的背后原因、忽略潜意识因素的角色,以及忽略感觉的角色(Freeman & Dattilio,1992b;Wershaar,1993)。

  虽然认知治疗法颇为直接,并且寻求简单而非复杂的解决之道,但这并不意味着认知治疗法的实践就很简单。且认知治疗法并不重视探索潜意识里的冲突,而是以当事人的现状为主,然后导致有计划的改变。然而尽管认知治疗法不会把焦点放在过去,或在治疗中不会花很多时间去探索当事人的问题根源,但是却也认为当事人目前的问题通常是较早期的生活经验所造成的。但不管如何,认知治疗法质疑要求当事人再度去体验创伤事件的价值;相反的,本法会协助当事人去检查目前的认知是如何影响其感受与行为。跟REBT一样,认知治疗法受到的一项批评是,情绪因素在治疗中未受重视。然而,为了导致改变,本法除了采取认知技术与行为技术之外,也会采取情绪支持。但不管如何,认知治疗法与REBT都不鼓励情绪的通畅或在情绪上再度去体验创伤事件。我个人认为,所有认知行为治疗法都不太重视情绪在治疗中的角色。弥补这一缺点的方法之一是,吸收整合完形治疗法中的技术。有关这方面的批评讨论,请进一步参考:WEISHAAR(193);Freeman & Dattilio(1992b)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