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中国NLP学院全国分院图
首页   >   认知心理  >   认知心理访谈  >    内容

红色=赢!

作者:mark|文章出处:psychology science|更新时间:2010-07-21

  

        说真的,你衣装的色彩能影响一场战斗的胜负吗?一场足球赛,或者,你的考试成绩?

  问问丹尼尔.阿尔坎吧~

  “有力的证据证明:红色,被人感知为‘强势’”

  YY一下,你,一位经验丰富的武术裁判,被要求为录影带中几回合的跆拳道比赛打分。 每个回合中,交手的一方身着红色道服,另一方则着以蓝色道服。双方衣装的色彩会左右你公正专业的裁决吗?——决不!

  然而,有研究几乎肯定地回击:会的。去年,德国明斯特大学体育心理学家就曾如此试验,向42位经验丰富的裁判员播放几段比赛的视频剪辑。但是,当后来重播这些片段时,运动员的着装颜色却已是经过数据处理——交换了。结果如何呢?在交手双方难分伯仲的比赛中,裁判的打分竟然随着战袍颜色的交换一同发生了倒换——红衣斗士平均得到了高于穿蓝衣时的自己13%的分数!(《心理科学》 卷19 769页)“但是如果双方强弱分明,比赛的结局就不会改变了,”主导此项研究的诺波特?嗨吱曼如是说,“水平越接近,颜色在比分中的权重便越大。”

  以上研究只是证明颜色相当程度上左右思想与行为的新近一笔。迄今为止,大多此类工作都把注意力不约而同地投向了运动场上的红色;不过,对于其他色彩配置的研究同为进行时。我们现正越发清晰地看到:尽管人们还没怎么重视,不过颜色,真的可以极大地纠缠你的思维方式——哦,这真是你该知道的。

  颜色在体育竞技中的巨大影响力是几年前首先被发现的。当时,英国杜汉姆大学的进化人类学家铷塞?希尔与罗伯特?巴顿正在寻找能够验证他们有关颜色与人类行为联系之假说的方法。如期而至的2004雅典奥运带来了思想的火花。在那些格斗式奥运项目,例如拳击、跆拳道、古典式摔跤以及自由式摔跤中,运动员总是随机地在红蓝装备中进行选择。“我们意识到这就是个现成的实验,研究颜色对比赛结果的影响,”巴顿回忆说。

  分析过后,他们发现,赛衫的颜色看起来真的影响了战果——近乎55%的胜利是由穿红的搏击手创造的。在比分相近的回合中,这一比例则高达62%(《自然》 卷435 293页)。“按理说这本该是近似的50%比50%,上述偏差是有统计意义的,”巴顿认为,“技术与力量可能是主导因素——如果你太逊,红衫也挡不住失败,不过当两人斗得难解难分时,颜色精灵伸手在红方的托盘上轻轻一点,打破了平衡。”

  巴顿以为造成这一偏差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裁判员埋藏在潜意识里的对红色的偏好——且这种偏好与生俱来——正如那个跆拳道比赛实验所表明的。他同时认为,颜色,不知不觉地影响了搏击手的情绪乃至行为。“现在我们已有很强的实验证据表明红色刺激被人感知为“强势”,它对视觉信号的接收者施加了负面效应,”巴顿接着说,“也有可能,穿红色让人自信了,虽然对此我们尚未证明。”

  红色在团队比赛中照样势头强劲。去年,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马丁?阿特里尔在研究了56个赛季的英式足球后发现,平均而言,相比于其它颜色,那些首选队服为红色的队伍往往在联盟中获得较高的排名,赢得更多的主场胜利。这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解释利物浦、曼彻斯特联队、阿森纳为什么总计赢得了自二战以来63个赛季中的38个联赛冠军(体育科学杂志,卷26,577页)。

  希尔和巴顿关于2004葡萄牙欧洲杯决赛的一份未发表的分析发现:那些有各色队服的队伍,当队员身穿以红色为主色的队衣时胜率更高,且会打入更多进球。

  同时,英国奇切斯特大学莱茵?格林丽丝的研究组发现,守门员对穿白衫的球员射来的球更有信心扑出,而面对红衣球员射来的球则并没那么自信。(体育科学杂志,卷26,569页)。

  很明显,穿衣时的红色效应足矣拨动拳击和足球赛中的攻守平衡,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一种可能的解释是,红色只不过比其他颜色更容易被看见。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一样,人类的三色视觉系统也许已经进化到能使我们对红色——也就是象征着成熟的果子的颜色——更敏感。

  “似乎,能见度差异起了一定作用,”巴顿说,尽管依据这种解释,颜色在短兵相接时恐怕就要失其效力了。“我们试图在足球赛中测试这种猜想:推测红衫球队传球的准度更高。可事实并非如此!所以,视觉效应看来并不是答案。”

  排除了一种解释,大多数研究者又认为红色直接地影响了人们对身着这种颜色人士的感知。自然界中,红色通常用以显示支配与进攻,而人类社会中,红色往往成为某种表示警告或暂停的符号。

  最早研究红色的动物行为效应的科学家有诺贝尔奖获得者,行为生物学家,尼科.廷伯根。约摸六十年前,他注意到了每当红色的邮便车在他的窗外停留,水族箱中的棘鱼就会采取急攻勇进的姿态,犹如正面对着极具进攻性的雄鱼。

  红色同样操纵着灵长类的行为。英国杜汉姆大学的乔安纳?塞特查发现:山魈,猴类中体型最大的一个种,用颜色作为解决冲突的手段。对雄性山魈来说,红扑扑的脸、臀,以及生殖器,是战斗力的象征——“一只雄性山魈的红色越鲜艳,它的睾丸激素水平就越高,这个个体也就越好斗,”塞特查认为。在红得不分彼此的雄性个体间,威胁、争斗、势均力敌的僵持则很常见。而当颜色差异很大时,体色苍白的个体通常就缴械投降了。(《动物行为学》卷111,25页)

  “山魈是一种拥有长长犬齿的凶猛动物,所以它们一旦发生肢体冲突,那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塞特查说,“争斗的成本对任何一方都是巨大的,就是这种适应方式让这些充满血性的雄性避免了打斗。”

  其他灵长类动物则使用面色上更加微妙的红色程度差异来显示自己的强势。例如恒河猴——在交配季节,它们的面部更红了。

  “队服中有以红色为主色的,当身着此衣时胜率更高且会打入更多进球。”

  如果英格兰人换个颜色穿,还会赢得1966年的世界杯吗?

  那一脸红光

  巴顿相信:红色在人类行为中起了相似的效果。“红晕中细微的差异传递出占有、精力与自信。在紧张的对峙中,自信者愤怒的气场泛出的红色会令对手吓得面色惨白。这可是有生理学基础的哦!因为此时载氧血更多地分流进了毛细血管。”巴顿指出:这与羞愧的脸红不是一回事,因为那样的脸红总是从脖颈开始向上蔓延,并且很诡异,是局部发红的。况且,红脸的背景故事也大不相同嘛。

  近期的研究证据支持了如此设想:红色通过支配感对人起作用。在一项实验中,希尔和同事小托尼向105位志愿者展示不同的彩圈,并让他们指出哪个最可能赢得肢体上的胜利,哪个圈看起来最强势。红色!——众望所归的答案。(进化心理学杂志,卷5,161页)

  那么,这种对红色的应答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习得的呢?动物实验再次为我们提供了线索。七月,澳大利亚悉尼马奎丽大学的莎拉?普莱克发表了一项针对七彩纹鸟的研究。基因决定了这种鸟头部羽毛为红色或黑色。“红头鸟支配着黑头鸟”,普莱克说,“我想知道这是发自天性亦或后天养育形成”。

  普莱克在不同家系中养了刚孵化的红/黑头鸟,使其要么隔离长大,要么成长于“双色家庭”。如此,她便得到了红黑两色有着不同“成长颜色”经历的七彩纹鸟。下一步,为了测试这种颜色-成长经历究竟意味着什么,普莱克将这些幼鸟的头部毛色分别涂成红、黑、蓝(用于对照),并让它们进行20分钟的二鸟争夺喂食器中领地的竞赛。(动物行为,卷78,393页)

  结果是惊人的!如今表观上的红头鸟战无不胜,无论它们原先真正的毛色或者成长环境如何。“给鸟上红色并未使它们更具攻击性,赢得食物争夺战的原因在于对手——不再敢于挑战红头鸟,”普莱克解释,“所有鸟都对涂红的个体反应强烈,即使是那些之前从未见过有着一头“红发”同类的鸟。”

  每次对峙过后,普莱克都对七彩纹鸟肾上腺酮激素水平进行了测定,以作为衡量压力的可靠指标。她发现:面对“红头发”对手时七彩纹鸟的肾上腺酮水平比面对黑色或蓝色对手时高出58%。“没有任何关于颜色的先验经历,这些鸟儿表现出了对于红色天生的畏惧。”——这是普莱克的结论。

  红色的视觉刺激不仅仅作用于战斗。在一系列引发关注的研究中,纽约罗切斯特大学的安德鲁?埃利奥特证明:甚至仅那惊“红”一瞥也能在各个方面改变人的能力和行为。

  在一项实验中,主持者对志愿者进行5分钟的智商测试。受试者被安排了虚假的“受试号码”,分别用红色或黑色书写在测试卷的角落。那些获得红色受试号的志愿者一致地得到了较低的分数。同时,埃利奥特分发给受试者不同的文件夹,让他们自主选择智商测试的难度。领到红色文件夹的学生倾向于选择简单一点的测试(实验心理学杂志,总,卷136,154页)。

  更加惊人的是,埃利奥特发现,仅仅是目光与红色几秒钟的邂逅便可令人胆怯起来。埃利奥特的实验团队告诉67个学生他们得进行词汇或者类比测试,然后从文件夹里选择一个。学生们遭遇红色或绿色背景下的“类比”和“词汇”,且看颜色如何捉弄这些孩子们的吧:当他们照要求步行来到附近一个实验室接受测试时,只见门上写着“请敲门”。那些之前看见红底色测试类型的学生比曾经看见绿底色的敲门次数少且轻。

  以上并不是邂逅红色而造成“回避行为”的唯一例证。另一拨被试正佩戴着行动感受器被安置在电脑监视器前呢。他们被告知将面对一个IQ测试。不同于灰色和绿色,当电脑屏幕呈现红色时,受试者后倾以远离屏幕。“这些结果说明,你的身体在本能水平上就已然被预设成了逃避红色的模式。”埃利奥特说。  

        穿红的,意味着你被约出去的可能更大~

  红色=危险

  埃利奥特相信,红色在IQ测试和回避行为上的独特效果与体育竞技的高胜率是同源的。在两种情况中,作用都施加在了通过视觉感知红色的人身上。“我们把‘红色-危险’关联看作这一效应的关键,”他说,“面对强势的对手,以及面对失败,都预示着危险。成就获得场景(例如IQ测试)就是此类情境之一:在这些场景中,做这件事可能带来危险——此处即表现为失败。

  当埃利奥特电脑屏幕前的志愿者们接受EEG仪器扫描时,那些看见了红色的,右额叶皮质更为活跃,这一区域正是与情感活动,尤其是回避行为相关的脑区。

  埃利奥特指出,这种现象或许有现实意义:“IQ测试是职业选择所引入的标准测试,不过我们是否考虑过:所用铅笔的颜色,考官的衣装色彩恐怕都会大大地改变测试结果。”

  话又说回来,在完成任务时遭遇红色也未必尽是负面效果。加拿大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尚德商学院的拉维?梅塔和朱?朱丽叶特发现:红色,有助于细节主导型任务中的表现,而蓝色促进了创造性任务的完成(科学,卷323,1226页)。

  在实验一中,研究者要求志愿者绞尽脑汁提出砖头的各种新颖用途,受试指导分别显示在以蓝色或红色为背景的屏幕上。尽管蓝屏组与红屏组提出了数量上大致相当的妙用,蓝屏组的想法更具创造力,而红屏指导下的思维则趋于实用与保守。第二项任务——利用20种不同组件设计儿童玩具也得到了相似的结论。

  红色并不只会通过自己与危险的暧昧关系给我们捣乱。当埃利奥特与他的同事丹尼尔拉?内斯塔向男性受试者展示红白背景下魅力值为平均水平的女性时,男人们认为大红背景笼罩下的美眉更吸引人。当他们又被要求将身着红、绿衣衫和红、蓝装的女性分别对比时,他们反映自己更愿意邀红衣女郎出去约会并为此次约会花费更多(个人与社会心理学杂志,卷95,1150页)。

  “红色,显然背景神通。在成就获得情境中,红色意味着危险,也就驱使人回避。而在浪漫情境中,红色意味着性的开放或者罗曼蒂克,于是乎诱发了接近行为。”埃利奥特说。

  奥利奥特和他的同事们现在探索的正是这种背景特殊性。他们新近正在关注婴儿与生俱来的偏好。研究小组发现,一岁大的孩子在同时面对红绿两色乐高积木时倾向于向红色积木块伸出小手。然而,如果此前他们刚面对过一脸怒容,绿积木就取代红积木成为他们的偏爱了。

  同样给研究人员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志愿者们很少怀疑到颜色竟然会对实验结果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在埃利奥特关于性吸引力的研究中,几乎没有受试者看穿实验目的,他们认为,颜色对他们的选择,影响微乎其微。

  “颜色效应是个微妙的引子,在不经意间直接主导了动机和行为,”埃利奥特说,“颜色-行为的关联性是如此普遍,奇怪的是我们竟然知之甚少。”


标签: